相信很多人都使用过贷款,不管是网贷还是信用贷,或者信用卡贷款都是我们用的比较多,申请次数比较多的口子

商汇网-最专业的项目分享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24小时

24小时

心口扎刀,CP粉大型摆烂现场?

admin2022-03-14 05:36:0424小时90来源:商汇网

3月10日,许魏洲跳过公开恋情阶段,卡点1314,晒出结婚证。

路人震惊,粉丝无语,只有 CP粉受伤√

昨天,许魏洲深夜在自己的超话发长文回应结婚,向粉丝道歉。

他还提到“如今我也步入人生的新阶段,我遇到了那个善良、可爱、善解人意的女孩了,她愿意陪伴我一生,我也想给予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幸福。”

不说还好,这一说,CP粉更加破防,集体摆烂。

这是为啥?

许魏洲发文后,评论区画风如下↓

粉丝:谁拆我CP,我跟谁急,哪怕对方是正主本人都不行。

展开全文

他说不想上热搜,可今天关于他的热搜就有不少,什么#许魏洲黄景瑜##许魏洲微博评论区画风#,甚至还有一个莫名其妙#茶里茶气男明星#的视频,明明是截别的男星上节目搞综艺效果的cut,可很多CP粉就是贴这个tag在讲许魏洲……

本来大家搞CP都是偷偷嗑着玩,这回黄景瑜的名字基本成了高频词被反复提及。

CP粉简直无所顾忌无所不惧无法无天……

谁能想到,几天之前,他们还在圈地自萌,暗自等待着大日子的到来……

好巧不巧,那天也是3月10日,也是传说中的“瑜洲定情日”。

为什么选择这天,说法不同,有多个版本,一说是双人杂志的拍摄时间;二说是CP站子的成立时间,甚至在这天建立“鲸鱼与洲喵”的超话,反正,粉丝默认在定情日在线嗑新糖就对了。

结果,等到十号,CP粉可谓是一秒天堂到地狱,许魏洲官宣结婚。

被问为何选择这天宣布,他回答道“好日子,算的。”

对于CP粉而言,这无疑是朝他们胸口开枪,钝刀子杀人诛心,六年的时光,终究是错付了!

他们打了个比方,3月10日宣布结婚,那就相当于南派三叔在8月17日这天宣布瓶邪CP彻底BE了,自然会心碎一地。

有人由爱转恨,要不怎么说恨比爱更长久呢?

各种缺德段子与发疯文学层出不穷。

《上瘾》又被抬到文娱热搜榜第一,突然来了一波文艺复兴。

剧中那些名场面动图血洗广场。

更有甚者,直接把许魏洲的道歉小作文拿来做阅读理解,点出言外之意。

“可算没有上热搜了,暂时不想上了

”→“前两天的热搜让我很尴尬,再也不想上了,尤其是和那位前同事一起上。”

“我是个不完美的普通人”→“我知道这件事我办的不地道,但是我还年轻,你们要允许我犯错。”

“最后感谢大家的祝福”→“感谢给我面子祝福我的人。”

注:此阅读理解转载自网络

当然,这对CP早就从捆绑到解绑,老早就“死生不复相见”,奈何粉丝实在太太太长情了……

改编自柴鸡蛋的《你丫上瘾了》的《上瘾》, 是最后一部实实在在不掺水的耽美剧,让不少人越嗑越上头,主演黄景瑜与许魏洲成功积累第一批粉丝。

许魏洲的粉丝名也与之相关,粉丝名叫白粥,既有百变洲洲的意思,也有剧中人“白洛因”的原因。

不过,白洛因并不是他的第一个角色,而是第二个

《上瘾》筹备初期,预算并不高,满打满算也就拍了23天。

那时的许魏洲还是一名大三学生,而黄景瑜则是一名模特,两位娱乐圈新人没什么表演经验,机缘巧合之下被选中当演员。

据说,为了培养演员之间的感情,拍摄期间,主CP与副CP分别各住一间大床房。

《上瘾》的大尺度花絮,播放量突破百万,可以说比正片的播放量还要高。

当然,花絮也是柴鸡蛋在背后指导的,人工代糖也是糖,剧集播出后,热度不错,一度火到海外,天王刘德华也曾自曝追过此剧。

营业期间,没少撒糖。

两人有数不清的同款衣服↓

某次访谈,黄景瑜表示“你缺了什么和我说”,许魏洲立刻接话“your love”,古早CP都那么猛吗?

后来,两个人各自发展,互不打扰。

这么多年,许魏洲还时不时亲自下场,让昔日的CP粉死心。

他分享解开鞋带的照片,被人解读为“解绑”。

2020年,许魏洲空降个人超话,发了许多真情实感的文字,还表示“其实刚出道遇到的人和事都不是特别愉快,我也一度有些抑郁。”

刚出道,那不就是指……

很快,原作者柴鸡蛋发文,疑似隔空回应许魏洲,她开启嘲讽模式“小火靠运,大火靠命,现在我觉得更靠得住的是人品。”

许魏洲只好再次解释自己的话并无内涵之意,大家别对号入座,这一轮的拆CP计划基本宣告失败。

等到2021年,CP粉发现疑似为许魏洲本人的唱吧账号从私密转成公开,而他使用的背景图刚好是拍摄《上瘾》期间和黄景瑜的合照。

CP粉正沉浸在双厨狂喜的快落中,许魏洲火速出面辟谣“不是我的号,有病去医院。”

没想到,粉丝会摆出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架势,认为这个账号有微博关联认证,还拿出录屏力证这就是许魏洲本人的账号。

新一轮的拆CP计划再次宣告失败。

U1S1,这么多年过去了,账号的使用者可能也变更了。

但,许魏洲没有放弃,还有不少其他的花边绯闻。

紧接着,许魏洲与原作者柴鸡蛋传出绯闻,有狗仔拍到两人同行的照片;柴鸡蛋的微博被人盗号,直接被盗号者打上tag#柴鸡蛋与许魏洲不得不说的爱情#……

对此柴鸡蛋发文辟谣,表示两人只是纯粹的同事关系,同居传闻不过是捕风捉影的谣言。

2016年,许魏洲又被拍到和周雨彤当街拥吻。

周雨彤也是《上瘾》的同组演员,两人在剧中饰演一对前任恋人,当时的周雨彤还是“从耽改的全世界路过”的新人女演员,双方都没有出面回应,这段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
然后,许魏洲与乔欣出演电视剧《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》,又二搭出演综艺《恋恋剧中人》。

定位并非恋综,而是“编剧体验剧综交互式真人秀”,两人自己创作剧本自己演,吻戏又多,组成“魏你欣动”CP。

但,兜兜转转,许魏洲其实早就有相恋四年的白月光学姐女友,两人顺利迈入人生的新阶段。

和摆烂的粉丝不同,演艺圈还是一派祥和的,一众明星好友大方送出祝福,其中就包括许魏洲的好兄弟彭昱畅与朱元冰。

彭昱畅先许魏洲一步公开恋情,2020年,彭昱畅与女友被拍到便承认了恋情,对于他整体的事业影响很小,因为他从来没有吃过什么CP红利。

反之,对于靠CP粉起家的艺人而言,真的很难体面解绑。不管怎么做,到头来可能还是会落得个“过河拆桥”的名声。

至于CP粉,真的要看看这句聪言聪语“CP粉是最傻的”:

摆烂也摆烂了,祖上富到流油的小视频都发了,闹了几天气也泄得差不多了没啥好再吐槽了吧。就想给CP粉们送一句话:

爬墙越快,心态越稳,天下CP千千万,不行咱就天天换。